网络红人的虚拟与现实:取下头套的“果子哥哥”

作者: 采集侠 来源: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:2019-09-06 12:17/p>

网络红人的虚拟与现实:取下头套的“果子哥哥”

  “果子哥哥”在工作室摆弄篮球。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见习记者 张质 摄

  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7月29日6时讯(记者 李袅)网红群体不断上演成名和退场,4年间,依靠方言配音走红的“果子哥哥”微博上仍有近400万粉丝,他用重庆话“改编”的手机广告受捧度超越原版。即使这样,他也免不了有隐隐的危机感。在近日的约访中,“果子哥哥”透露打算“豁出去”取下头套,对于露脸后的麻烦,他来不及多想,哪怕偶尔的灵感缺失已足以让人坐立难安。

  戴头套的人

  成为“网红”,重庆小伙黄果的反应略显迟钝。

  那些既让别人欢乐也为自己减压的网络视频配音里,葫芦娃、诸葛亮、小猪佩奇清一色地操着重庆话。随时蹦出方言段子,让人笑,捧腹大笑,幕后的“果子哥哥”也因此变得炙手可热。

  微博粉丝从500到1万再到10万,他只觉得“数字一天天在变”。从10万直奔400万的这段人气飞驰,才让他有了确凿的惊喜感:“有50万粉丝的时候,我就感觉,哇,特别多了。”

  相比走红后的随性,“不露脸”是黄果尤其在意的一件事。无论是出席活动还是入镜广告,那个胖版葫芦娃样子的头套为他留足一个转身可退的距离。

  那是去年户外公园的一场跨年夜活动,商家用“头套下的果子哥哥,究竟是什么样子”在网上造势。

  那晚,顶着大大的头套,身材瘦削的黄果出场,迎来了全场分贝最高的欢呼,那身行头有一种俏皮的萌。人群中有肆意的笑,头套里的人咧着嘴也在笑:“听到观众用配音视频里的段子来怼我,能感受到那种善意的喜欢。”

  气氛嗨到顶点,黄果一时兴起一侧身取下头套,反手抛向人群,然后一溜烟儿,跑了。说段子都在幕后,这样直面观众的喧嚣感,他连连摆手:“还不适应,总觉得在幕后把作品做好才对得起观众。”

  为什么总是戴着头套?黄果点燃一支烟却忘了吸,嘴里蹦出三种答案。

  “因为太帅,怕女粉丝惦记。”

  “要保留点神秘感嘛。”

  “正在吃火锅,被粉丝认出用段子来怼我,确实受不了。”

  说这话时,他坐在单人沙发上,右脚蹬上茶几边缘,左腿搭向沙发扶手,整个人被沙发和烟雾包裹。发现有镜头在拍,他会正襟危坐收敛一会儿,询问:“没有坐相,是不是看起不正规哦?”几分钟后,他又恢复到那个更舒适、更想睡的姿势,周而复始。

  不经意间就火了

  走红是一夜之间。

  2015年夏天,朋友圈刷屏的重庆话配音秀逗得黄果直乐:“他配的孙悟空,我就配了个葫芦娃,没想到400多万访问量,满朋友圈都在转。”

  粉丝量蹭蹭飞涨,朋友听出些端倪。他淡淡回应:“搞起耍的。”

  不常互动的同学群里,开始有人在讨论自己;半年没联系的人寒暄之后的主题从作品转移到借钱……真正让黄果意识到自己可能火了,是云南的表哥听到了配音,告诉了黄果的父母。

  “你在录这些怪头怪脑的?”

  “嗯。”找不到多余的表达,黄果只觉得尴尬。

  那时起,在网上跟粉丝怼成为日常。

  “果子哥哥,我要表白,帮我录一段撒。”

  “干脆帮你去追嘛。”隔着手机屏幕,这个80后男生歪着嘴笑。

  嘴巴上从不饶人,却担心家族群有人随时丢出个配音链接,黄果觉得浑身不自在:“老一辈会觉得你在说些撒子哦,妈、老汉也在群里,好尴尬。”

网络红人的虚拟与现实:取下头套的“果子哥哥”

  整个创作“果子哥哥”对着手机就完成了。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见习记者 张质 摄

  灵感偶尔被“掏空”

  网红成名路上的单打独斗,黄果没有经历太久。

  他正思索着别的网红如何将人气变现,熟人的火锅店打广告主动找上门。黄果算了算投入的时间成本,给了8折的友情价。8000元广告费,公号上10万加的阅读量,没有特别的庆祝,广告业务从四面八方找来。黄果说:“组团队也是顺其自然,慢慢有了后期制作、拍摄、商务代表……十来个人。”

  在闹市区的商住楼里,200平米的工作室呈现着主人的不拘小节。投影机歪着,地上有碎纸机操作后的纸片残留,绕过一箱箱线上出售的小商品,才能抵达录音室这个特别的存在。

  深灰的隔音布有让人沉静的作用,黄果的灵感更多是在晚上迸发出来:“台词组建不容易,三四分钟的作品经常要录三四个小时,有时卡在一句台词上,想不出整段素材就废了。”

返回新闻列表

千赢国际|官网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千赢国际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